1分11选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分11选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1分11选五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4-10 08:10:2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冠肺炎疫情和封城让人与人、城与城的距离变远,也让心与心的距离靠得更近。民间志愿者的行动,融冰化雪,温暖武汉这座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下着小雨,病人冲到马路上哭,“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,只能拉着她,怕她寻短见,心里真的好难受。”邱琳玉说。最终,经过协调,医院还是收治了这名患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没关注照片,心思都在抢救上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月底至2月初,是武汉疫情最艰难的时段。邱琳玉告诉新京报记者,救护车出车率,达到每天16次至20次,接到的大多数都是新冠肺炎疑似病例。回想起那段经历,邱琳玉觉得心酸又想笑,“那时候心思都在抢救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封城后,在人们生活的基本单元社区,又是另外一番抗疫图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首批驰援武汉的广东医疗队,130多人的精英队伍在除夕夜抵达武汉,领队郭亚兵带领队伍进驻汉口医院时,地上到处都躺着病人,医院的医生护士和院领导被感染了50多个。病人太多、医务人员太少、医院基本条件太差、管理混乱也让他意识到,这比17年前他率队到北京抗击“非典”时的情景复杂、惨烈得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社区工作者的压力不是不大。“有个同事因为咽喉炎一直咳嗽,忽然有一天夜里不咳了,把我们都吓死了。我们自己喉咙痒很想咳都不敢咳,有一天晚上我睡着咳嗽咳醒了,吓得突然坐起来,背上一身冷汗。”王学丽说,刚开始,跟感染的社区居民接触,年轻的同事吓得腿发抖,她其实也很害怕,但只能自己顶上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于这张照片,邱琳玉并不在意,“但家人看到了,会忍不住担心。”她记得,事后婆婆特意打电话叮嘱她注意安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光谷院区,是武汉条件最好的医院之一,当时,这里医务人员的心情和郭亚兵团队一样,一度非常沮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武汉从事专业翻译工作的汤红秋,在1月23日早晨看到手机上武汉“封城”的新闻而坐立不安。当晚,她开车从汉口穿过长江隧道到武昌,平时隧道都是满的,这次一辆车都没有。这个深刻的印象,给她带来不安,也让她联想到日后生活的各种不便。